长沙交通事故律师网--提醒你出行注意安全,长沙交通事故律师网为你提供最全面的交通安全法律服务

首席律师

您当前位置: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 律师随笔 >> 浏览文章

交通事故民事上诉状

录入时间:2012-1-31 12:42:12     文章浏览:      文章作者: admin


民事上诉状

 

    (原审被告):王国新,男,汉族,195654出生,汉族,住长沙市雨花区赤岗北路84110房。

 

    (原审被告):易启,男,汉族,19861127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望城县白箬铺金峰村年充下屋组261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贺兵飞,女,汉族,1969108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湘乡市月山镇马龙村洗义塘村民组315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龚义祥,男,汉族,1953429出生,汉族,住长沙市雨花区中意一路97711201室。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09)雨民初字第1005号民事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依法撤销2009)雨民初字第100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2、依法裁定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贺兵飞要求上诉人共同赔偿其康复治疗费15万元、误工费1024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和驳回被上诉人龚义祥要求上诉人共同赔偿交通费400

3、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原审法院依据的法医鉴定证据——【2009】临鉴字第465号《司法医学鉴定意见书》(下简称《法医鉴定》)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故原审判决被上诉人贺兵飞需要后期康复治疗费15万元依法不能成立。

原审法院认为,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下简称湘雅二医院)系具有合法资质的鉴定机构,其作出的《法医鉴定》本院予以采纳,故据此认定贺兵飞需要后期康复治疗费15万元整。对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的这一认定因《法医鉴定》本身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而依法不能成立。

根据湘雅二医院作出的《法医鉴定》“五、鉴定意见”可知,作出该法医鉴定的法律依据是《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下简称《伤残评定》)。而《伤残评定》在“评定总则”第3.2评定时机第一款中明确规定:“评定时机应以事故直接所致的损伤或确因损伤所致的并发症治疗终结为准。”据此,上诉人认为,既然这是进行法医鉴定的法定总原则,那么,鉴定机构就应当严格按照这一总原则的要求对受伤人员进行伤残鉴定并出具相应的鉴定结论。也就是说,鉴定机构应当在被鉴定人治疗终结后再对其伤残情况进行鉴定。但在本案中,鉴定机构湘雅二医院在自己作出的《法医鉴定》附注中明确指出:“医疗期限未届满,伤残等级评定仅供参考。”据此可知,湘雅二医院是在被鉴定人贺兵飞因此次交通事故所致的损伤尚未治疗终结的情况下作出的上述《法医鉴定》。很显然,该《法医鉴定》因在鉴定时间上严重违背了《伤残评定》有关评定总则的强制性规定而属于错误鉴定,依法应不予采纳。据此,该鉴定中关于贺兵飞需后续治疗6个月,每月所需医疗费2.5万元的鉴定结论亦因此而属无效结论。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在对《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下简称《理解与适用》)中指出:“后续治疗费是指‘对损伤经治疗后体征固定而遗留功能障碍确需再次治疗的或伤情尚未恢复需二次治疗所需要的费用。’”将这一理解与前述《伤残评定》规定的评定原则相比较可知,两者关于对确定后续治疗费的鉴定起始标准这一问题上认识是一致的,即应当在受伤人员的治疗终结而体征固定后再行鉴定,进而确定后续治疗所需的具体费用。由此可见,湘雅医院在受伤人员贺兵飞的治疗尚未终结的情况下即作出《法医鉴定》并认定其需后续治疗费用15万元,显然是有悖我国法律规定对确定“后续治疗费”的基本原则和精神的。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这样一份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错误鉴定证据而作出上诉人应赔偿被上诉人贺兵飞后续治疗费15万元的判决,显然于法无据而依法应予撤销。

二、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贺兵飞误工费1024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和赔偿被上诉人龚义祥交通费400元,因证据不足和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依法不能成立。

关于误工费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在《理解与适用》中指出,误工费应当是受伤人员实际减少的收入。在本案中,被上诉人贺兵飞治疗尚未终结,即使在这一情况下,湘雅二医院也仅鉴定其构成十级伤残(在伤残等级中系最轻一级)。具体伤残情况为,神经功能障碍,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和单侧轻度面瘫。上诉人认为,结合贺兵飞自叙其受伤前是在面馆工作这一客观事实,贺兵飞不可能因上述两方面轻度的伤残情况而导致其不能继续在面馆从事工作。据此,因贺兵飞在本案中的伤情尚不构成实际收入减少,故原审法院不能在贺兵飞出院后仍认定其完全不能工作而存在误工费损失。同时,根据前述第一点上诉意见可知,因《法医鉴定》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而依法不能成立,故原审法院依据该鉴定而认定被上诉人贺兵飞的6个月后续治疗期为持续误工期依法亦不能成立。

关于精神抚慰金,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明确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一般不予支持。”由此可见,只有侵权行为致人精神损害后果严重的情况下,受伤人才能得到精神损害赔偿。在本案中,被上诉人贺兵飞在治疗尚未终结的情况下,其构成的伤残等级才为十级,系伤残等级中最轻一级,显然该伤情并未给贺兵飞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后果,而原审法院却判决上诉人应向被上诉人贺兵飞赔偿5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显然如此判决于法、于理均不符,依法应予撤销。

关于龚义祥的交通费赔偿,根据《理解与适用》,交通费应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同时,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根据原审法院自身查明的事实,龚义祥因此次交通事故受伤后仅在湖南旺旺医院接受了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合计才1112元。据此,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在龚义祥既没有住院而无需他人护理的事实,也没有长期接受治疗的情况下,竟认定其为就医花费了400元交通费,显然是有悖事实和无法律依据的,依法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依据的法医鉴定证据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故原审判决被上诉人贺兵飞需要后期康复治疗费15万元依法不能成立。同时,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贺兵飞误工费10240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和赔偿被上诉人龚义祥交通费400元,亦因证据不足和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依法不能成立。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现依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47条之规定,特向贵院提出上诉。望贵院查明本案事实,依法支持并判准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此致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二〇〇九年七月二日